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聯系我們

以史為鏡

    華克之的選擇
    時間:2016-08-05 15:28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作者:海南農墾黨建網編輯06 點擊:

華克之,原名華睆,1902年12月出生,江蘇寶應人,他在中學時即加入國民黨,在大革命期間與共產黨人親密合作,蔣介石反共清黨之后,他又毅然與蔣決裂。1935年11月1日,他與戰友們刺殺蔣介石。最終,蔣介石因故未能出現,執行刺殺任務的孫鳳海遂決定刺殺汪精衛。此后,華克之躲過追捕,最終選擇參加共產黨,成為潘漢年的得力干將。

  華克之一生波瀾起伏,在世人眼中,他總與刺殺蔣介石聯系在一起,不由得有了幾分江湖俠士的形象。不過,在我看過的資料里,華克之完全不是這樣。他雙目炯炯,神情恬淡,似乎千帆閱盡,卻又銳氣內斂。他還好學能文,在安宜高等小學期間,是全校公認的優秀學生,曾以一篇《重修翦淞閣記》寫出青年應以天下大事為己任,決不應陶醉于歷史陳跡的情懷,被譽為“朝氣蓬勃”。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后期,他為紀念刺殺汪精衛而遇難的戰友孫鳳海夫婦,賦詩兩首:

  其一

  生無私人怨,死因國事非。

  心向知音決,淚為生民揮。

  言重季布諾,技勝張良錘。

  精衛非精衛,替死此魑魅。

  攻敗于垂成,千古共心摧。

  其二

  真州多佳麗,首推鳳鳴妻。

  輕金重大義,志同始結縭。

  反對臣日寇,無懼血染衣。

  “死者并非難,處死者難矣。”

  凌遲無一語,閨中千古奇。

  趙樸初受邀閱讀、吟哦此詩,華克之懇請指正,趙樸初正色道:“一個字也無須改動。”

  更可貴的是,華克之從來不是一個只會讀書的書呆子。在他上學之時,正值孫中山痛心晚清以來的國運跌宕,國家元氣已衰,力主和平,發展經濟。因此,孫中山心甘情愿讓出總統之位,一心一意做個鐵道督辦,實業救國。哪里知道,先是袁世凱稱帝,然后是北洋軍閥割據,張勛復辟、直皖戰爭、直奉大戰……好一番你方唱罷我登場,一邊是列強揮灑自如左右逢源,一邊是國家沉淪民生無望。孫中山痛感中國已是“一盤散沙”,于是聯俄聯共改組國民黨,“要以人民之心力為吾黨之力量,要用人民之心力以奮斗”。那時節,革命運動風起云涌,連汪精衛都說道:“革命的反帝國主義的向左去;不革命的不反帝國主義的向右去。”

  華克之剛進入省立南京一中讀書不久,已傾心于孫中山“三民”主義思想,立志于“青年人要做大事,不要做大官”;剛升上二年級,就被選舉為學生會主席,并加入中國國民黨;保送進入金陵大學之后,他作為工作人員參加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目睹孫中山關于聯俄、聯共、扶助農工三大政策的誕生;國民黨改組之后,華克之成為國共合作的國民黨南京市南區黨部委員,并在1925年成為“五卅”慘案后援會成員,擔任總務之職,并與共產黨人宛希儼等親密合作,成為大革命時期南京的風云人物。

  “五卅”運動中,他推動舉行了萬人反帝愛國斗爭大會;在推動紗廠工人罷工,江蘇軍閥齊燮元企圖武裝阻止之際,華克之受后援會委派,兩次晉見江蘇省水陸警備司令冷御秋,不僅得到大力支持,還與冷御秋結下忘年之交。這時的華克之,年方23歲,風華正茂,朝氣勃發,在臺下能聚民氣為國家抗爭,處臺上敢與高官折沖樽俎,何其令人神往!其實,這一時期如華克之般的國民黨人不在少數,他們信仰“三民”主義,信奉三大政策,與共產黨人肝膽相照、水乳交融,只為國家復興,民族昌盛,可謂國士之風。

  轟轟烈烈的大革命,其興也勃焉,其落也忽焉。1927年4月12日,蔣介石指揮軍警力量進行了“四·一二”反革命大屠殺,血淋淋的反共清黨開始了。華克之的合作者、共產黨人宛希儼、蕭楚女、侯紹裘等等,都犧牲了;慘遭屠殺的還有無數堅持“三民”主義、三大政策的國民黨左派和平民群眾。蔣介石清黨的血腥程度,世所罕見。江蘇省黨部曾痛陳,“清黨運動發生以后,本黨多數革命忠實分子卻失其保障,隨時有被土劣貪污構陷羅織之危險,其情形之悲慘,有如喪家之犬。”

  越是忠于孫中山的革命理想,越是堅持“三民”主義、三大政策的人,蔣介石就越是棄如敝屣、殺如草芥。華克之何去何從?

  親見戰友們鮮血涂地,雖然自己險遭毒手,但華克之信仰不變,矢志不移,對蔣介石所作所為義憤填膺,“我為國民黨感到羞愧,為孫中山先生感到難過,我和這個國民革命的叛徒誓不共戴天。”4月12日,華克之秘密召集國民黨忠誠黨員,以其國民黨南京市黨部委員、青年部長的個人名義張貼布告,通知全市黨員于4月14日集會,抗議蔣介石的暴行。蔣介石得知后,有意籠絡,在13日親手寫下信函,派人送給華克之:“華睆同志,明天大會萬不能開,請即到總部一談。蔣中正。”

  親手函件、允諾相見,如此做派正是蔣介石的權謀手腕。不過,他強調信仰忠誠,卻只能忠于他一人;他愿意廣攬人才,卻要的是人身依附。但是蔣介石看錯了人!華克之可以為信仰戰斗,為國家盡忠,為民族拼命,但決不會為獨裁者輸誠。華克之堅拒蔣介石的邀約,親率六千余名國民黨員和左派人士在南京集會,憤然揭露蔣介石清黨反共、分裂革命,以及背叛孫中山遺教、大屠殺的罪行,通過《反對大屠殺》、《要求中央制止分裂繼續北伐》等議案,到國民黨臨時中央黨部請愿。

  有誰懂得華克之此舉的意義?這是他的滿腔熱血、一片丹心,他要以杜鵑啼血喚東風的悲鳴把國民黨的黨心、黨力拉回到孫中山的“三民”主義、三大政策上。不過,正如有心殺賊的辛棄疾被閑置一邊,“把吳鉤看了,欄桿拍遍”,卻“無人會,登臨意”。華克之的泣血換來的是武器的批判。他當晚被捕,還好吳稚暉等國民黨元老出面,才使他獲釋。

  但是,華克之仍然執著,他倔強地堅守著信仰與抱負,猶如孤臣孽子“操心也危,其慮患也深”。出獄不久,南京政府派華克之前往江蘇睢寧,處理所謂共產黨人暴動問題。華克之審訊發現當地政府一味壓榨搜刮卻不救洪災,交不起地租的農民被誣以共產黨被捕,于是他斷然決定全部釋放。再一次,華克之返回家鄉寶應,居然主持成立了國民黨江蘇省寶應縣臨時黨部,貼出的第一張布告就是為農民張目,實施“二五”減租政策,還公開打擊為首的反對分子。華克之所為終遭致CC系不滿,于是,華克之第二次被捕,國民黨江蘇省黨部隨即判其死刑。幸好,華克之的朋友、國民黨中央陸軍軍官學校政治部訓練部主任酆悌說動了軍政部長何應欽出面,使其得脫劫難。

  假如華克之沒有這些身居高位的朋友,不知已被處死過幾次了。這些朋友對華克之知根知底,贊揚他的人品能力,尊重他的信仰追求。不過在他們看來,識時務者為俊杰,何必繼續與蔣介石作對呢?

  此時已是1929年3月,國民黨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召開,國民黨開除了在中執委、中監委等部門任職的共產黨人的國民黨黨籍,開除了支持三大政策的鄧演達等國民黨左派人士的黨籍,蔣介石的風頭盛極一時。一些朋友開始勸說華克之,酆悌為其謀劃在《中央日報》上發一個反共聲明,以換取蔣介石的諒解。

  不過,華克之卻不愿識這個時務,“我決不發反共聲明,我至死也不能違背當初加入中國國民黨的宗旨。蔣先生有拋棄三大政策的自由,我有繼續執行和堅持三大政策的自由。我無愧于蔣先生,用不著去求他諒解。”

  眼見得酆悌這些朋友勸說自己向蔣介石投誠,華克之心潮難平,“正告各位朋友,倘若還要同我做朋友,請今后不再言發表什么聲明的事情。”隨后,華克之斷然離開南京,離開這些朋友,來到上海,要走自己的路。

  《馬關條約》簽訂之后,丘逢甲憤然道:“宰相有權能割地,孤臣無力可回天;扁舟去作鴟夷子,回首河山意黯然。”

  既然今日之國民黨已不是昔日之國民黨,滿腔熱血無用武之地,華克之同樣可以扁舟遨游五湖,寄情山水。然而,他卻不忘初心,永遠為自己的理想而奮爭。

  1929年夏秋之交,華克之來到上海,入住金神父路的法政大學對面新新南里232號小樓,他把此樓稱為“危樓”,自稱危樓主人,要在這里尋找一條適合自己的革命道路。在這里,他與自幼相知的共產黨員陳惘子常做徹夜長談,要繼續國共合作道路,以反蔣抗日為目標;他與孫鳳海、王亞樵、任庵、李懷誠、華龍章等往來密切,憎惡蔣介石的獨裁,焦慮日本的侵略,痛心國家民族的前途。

  這時的中國,“風云突變,軍閥重開戰。灑向人間都是怨,一枕黃粱再現。”內戰何其慘烈,中原大戰蔣介石、閻錫山、馮玉祥、李宗仁等人率領一百五十萬人惡戰狠戰,一次勇過一次;外侮卻無人抵御,蔣介石對日本帝國主義侵略步步退讓,直到“九·一八”事變丟了整個東北,一次甚過一次。革命已是往事,民眾運動成為禁忌,那么蔣介石統一中國的行為與軍閥稱霸何異?

  危樓主人和他的朋友們看來,慶父不死,魯難未已,他們認定共產黨才是中國的未來,更認為必須反蔣、刺蔣才能為共產黨的勝利、為國家民族的未來求得出路。1931年,他們在上海刺殺宋子文,雖未刺死,亦小試牛刀;1933年11月,李濟深、陳銘樞等人以十九路軍為主力,成立福建人民政府,舉起抗日反蔣大旗。華克之與朋友興奮幾許,欣然前往,可惜三月之后,蔣介石軍隊攻陷福州。一番奔波,成果索然。“俟河之清,人壽幾何”,中國革命的成功到底要等多久?幾經思索,華克之等決然提出流血五步,刺殺蔣介石的意見,并請共產黨員陳惘子征求共產黨組織的意見。不久,陳惘子代表中央軍委回復道,“我們是領導無產階級革命的政黨,是信奉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政黨,我們不能鼓勵大家去做暗殺工作。”

  不過,危樓主人和他的朋友們堅持自己的意見,“亂臣賊子,人人得而誅之”。華克之、孫鳳海、賀少茹和張維等人幾經運籌,以南京晨光通訊社掩飾身份,謀得機會。1935年11月1日,在國民黨四屆六中全會上,孫鳳海以記者身份,終于謀得刺殺蔣介石的良機,但是蔣介石拒絕出場與一百多位中央委員共同拍照。迫不得已,孫鳳海在最后時刻高呼“打倒賣國賊”的口號,在國民黨中央政治會議廳門前向國民黨二號人物汪精衛連擊三槍,槍槍命中。刺蔣事件之后,孫鳳海受傷至死,在國民黨軍警搜捕下,賀少茹、張維等人以及眾多與事件無關人員被捕、遇難,華克之僥幸脫險。

  1937年5月,華克之在延安見到毛澤東,1939年底,他由廖承志和潘漢年介紹,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從此,他深入虎穴,出生入死,屢建奇功,成為中共隱蔽戰線上的一員功勛卓著的干將。這位當年的“三民”主義者、反蔣斗士,最終選擇了共產主義道路。

  刺殺蔣介石,有意義嗎?這個問題可謂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但正所謂量變導致質變。那個時期,華克之般的國士前仆后繼,為抗日救國而奮起,恰如魯迅先生所說“幾個人既然起來,你不能說決沒有毀壞這鐵屋的希望”。

  我常想,在那個風雨如晦的時代,如華克之般有才能有人脈之人其實有很多選擇。不過,越是有國士之風的人,越甘愿把自己投入大時代的熔爐之中,被煎熬、擠壓、錘煉,不憚成為一塊煤、一滴油、一支蠟,只要燃燒、發光、發熱。他們屢仆屢起,癡心不改,歷盡坎坷革命道路,一片冰心在玉壺。這樣的人最終走入共產黨隊伍何其必然。或許有人看不懂華克之的追求,嘆息他的曲折道路;或許有人遺憾他的遭遇,認為他枉費了機遇。不過我卻感動于他把自己的心血追求融入民族復興的大時代,是歷史的參與者、見證者,還是功臣。

  華克之有一首詩:“正其誼,不謀其利;明其道,不計其功。犁蔣廷,生死不顧;祝共產,歌頌東風。斷頭顱,一無后悔;建共和,以進大同。”這恰如華克之一生的總結。

    廉潔從業

圖文推薦

    華克之的選擇以史為鏡海南農墾黨建網(www.www.yourk9.com ) © 2016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瓊ICP備16001778號
    主辦:中共海南省農墾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委員會組織部
    通訊地址:海口市濱海大道115號海墾國際金融中心36層    郵編:570105    聯系電話:68500712    傳真:685780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