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今日甘谷 > 正文
【文化之窗】甘谷:金川散記
時間:2020-08-07 09:30:06    來源:甘谷縣融媒體中心


    金川是一汪夢,遠在時間之外,欲念之上;金川是一尊玉,養在深閨之內,紅塵之外。
    金川是歲月的一滴淚,歷史的一壺酒,故鄉的一彎月;金川是昨天的風,今天的云,明天的夢。
    光陰留白的日子,攜一身清風,走進南山,悄然推開金川幽靜的門扉,感受芳草碧連天的古老意境,是安頓靈魂的最好方式。清風徐來,蔓草掩徑,翠峰如簇,奇石如夢,草原如歌。我陶醉在金川的青山綠水間,一路賞閱,一路揀拾,揀拾昨日的歷史,賞閱今時的風景。



 
【一】金川草原
 
    走進那片天藍藍、草青青的境界,就像走進童話的世界、夢想的天堂。腳下蔓草掩映的小徑,好似神仙出沒的地方,頭頂碧藍的天空,宛如白云織出的絲綢。清風白云天浩渺,山光草色與人親。踱步山間,身心俱輕,好風如夢,情懷如水。曾經的委屈雜念、愛恨情仇都碎落成塵,躥入草叢;曾經的過往塵夢、悲歡離合都煙消云散,無影無蹤。心靈中有一種前所未有的輕松,像天上輕柔的白云走過心懷,生命中有一種前所未有的感動,像眼前翠綠的青草瘋長心間。
    我跌坐在草原的懷抱里,仿佛跌坐在春風的懷抱里,塵慮俱凈,胸豁神清,無欲亦無念,無癡亦無望。有爽得沁骨的風,柔柔地吹來。風倚草而歌,草握風而舞。草在風的撫摸下風情萬種,風在草的糾纏下柔情似水,起起伏伏的九個灣,也因之風流婉轉,裊裊娜娜。遠處,一株古樹,衣冠楚楚,神情自若,靜觀花開花落;眼前,一匹白馬,養尊處優,溫文爾雅,閑看云卷云舒。
    時光安然,歲月靜好。然而,誰能想到,這青青的草原上也曾奔騰過秦人的戰馬,這深深的森林里也曾鳴響過秦人的箭簇。只是秦人一去不復返,此地空余張口石。唯有這清新如初的草原,還在優雅地抒情著那段大秦遺夢。如今,眼前的草原如絲綢般溫柔,風輕云淡,來得那么和諧寧靜。而我終究只是一個匆匆的過客,已然來過,看過,感受過,也就夠了。而今而后,生命中每一段路,都會因為這份紅塵之外的超然而變得灑脫,每一個日子也都會因為這份欲念之上的深愛而變得燦爛。




【二】張口石畔

 
    這是一匹張口長嘯的馬,這是一匹孤傲沉默的馬。已在歲月的大路上,奔跑了千年又千年。坐過秦時的明月,聽過漢時的駝鈴,沐過明清的煙雨,如今依然豪邁地綻放在盛世的天空下。
    我站在六月的陽光里,聞著草木的清香,穿過歷史的薄霧,靜靜地凝視這生命的贊歌。那昂首東方、仰天長嘯的姿勢,那氣吞山河、動人心魄的氣度,早已定格成我心中一個王朝的背影。
    不僅僅是張口石,還有那些和它一樣古老神奇的蓮花石、書卷石、龜石、虎石、龍石,它們像被一只神奇的大手點化過一樣,安靜地擺放在這絲綢般的草原上,靜靜地守望著金川的山水,金川的星月。似在回憶,又似在等待。無怨亦無悔,無悲亦無懼。縱使飲盡孤獨,也要把荒涼綻放成美麗,也要把寂寞挺立成傳奇。
    不必追問這些奇石的來歷,也無需深究這些奇石的秘密,舊時的明月太高太遠,今人的目光無法企及。然而,不管它們是秦人丟失的一段傳說,還是漢時遺落的一聲駝鈴,它們都會是金川的歷史,金川的海拔。
    寂寥的歲月,山水遺忘了諾言;繁華的季節,奇石選擇了沉默。




【三】千佛寺里

 
    千佛寺是一盞燈。
    南北朝時的一位僧人,在一個秋日的黃昏或黎明,用澄澈如水的目光點燃后,就一直搖曳在宣龍山上,至今已飄搖了1500年。亮過,亦淡過,但從不曾熄滅過。寺里的999盞佛燈,擦亮了金川的山水,更溫暖了金川的靈魂。
    風吹古寺,雨落金川。千佛寺里的千佛,比大像山上的大佛還要早,比金川溝里的雪花還要溫暖,也比尉家磨的山水還要明亮。
    滿山的紅葉,點點驚心,為宣龍山蜿蜒的小徑,押上了秋的韻腳。我沿著平仄的山路,跋涉過1500條錯落的詩行,終于在一個晚秋的午后,讀懂了寒涼里展露的春天,讀懂了荒涼下滋生的繁華。
    站立佛前,我輕如微塵。我看見,999身佛,如999盞油燈,999朵蓮花,999個太陽,瞬間綻放,訇然洞穿我的靈魂,擊碎我的塵念。我的內心,像雪花一樣溫暖,又像月光一樣純粹。佛號聲聲,佛光融融。我聽見,宣龍山的流水在笑,蓮花石的草原在笑,金川果園里的蘋果也在笑。天上的一朵白云,載著云夢般的世事,載著舉人原筮貞的夢境,也載著南北朝時的那位僧人,停下腳步,為金川講經。
    縹緲空遠的鐘聲,在山寺悠悠回蕩,崖桑古樹的香影,在彎彎的石徑上飄落。黃昏掩映的山水畫廊,給千佛寺留下了一軸無言的背景。  
擷一片千佛的微笑,牽一縷佛寺的清風,我帶著一顆輕松安然的心,悄然走出千佛寺。秋色中的千佛寺,質樸淡遠,安詳寧靜,如一闋輕靈雅致的詩文,若一本禪意深遠的經書,靜靜地守望著尉家磨的山水人家。




【四】槐蔭堂前

 
    槐蔭堂,一座隴右詩圣的詩歌殿堂,一方金川文化的精神高地。安頓過一個詩人憂國憂民的高尚靈魂,閃耀過一門三代四個舉人的無尚榮光。堂前的青青老槐,至今閃爍著學問與人品的光芒,流露著道德與文章的芳馨。
    懷著一份朝圣的心情,我來到槐蔭堂簡陋的門扉前。深山中的南坡寺,展露著潔凈的山水,流淌著古老的詩意。只是無畏山已無詩人歌吟過的白雉飛翔,金川河也沒有了從前的粼粼波光。唯有門前的百年老槐,依然亭亭如蓋,握一樹蒼涼,撒一地青蔭。走進這座落滿時光塵埃的院落,已看不到昔日的滔滔詩情和朗朗書聲,只有詩人書寫的“毓秀齋”、“圖書府”、“翰墨林”三方匾額,依然字跡圓潤,墨跡猶新,好似默默地訴說著主人曾經的興盛和衰落,榮耀和蒼涼。
    我的眼前,仿佛走來了才華橫溢、滿腹詩書的槐蔭堂主王權。他依然著一身青布長衫,戴一頂青布小帽,緩緩徘徊在芳草凄凄的金川河畔。這位被人譽為近代關隴文壇領軍人物的“隴右詩圣”,有過深入番羌之地,不費一槍一彈,而讓10萬叛民刀槍委地,重歸良籍的壯舉;亦有過踏進紅墻金瓦的紫禁城,受到慈禧、同治皇帝母子親見的榮耀;更被晚清中興四大名臣左宗棠贊為“學問人品當代罕有,吏治尤為陜甘第一”的美譽。然而,詩人最終沒有實現他“托庇功名,大濟蒼生”的政治理想,只是做了一個尋風釣月的雅客和寂寞身后的詩家。
    “君家書帶草緣墻,我家槐蔭青一堂。”讓王權念念不忘的,還是他的故鄉金川,以及金川南坡寺的槐蔭堂。
    彩霞與歷史點燃的金川,是春天里的一幅畫,夏日里的一支歌,秋季里的一首詩,冬天里的一部史,讓人常讀常新,常見常新。(文/王琪)


 
 
上一篇:市政協來甘谷縣開展新冠肺炎疫情對城鎮就業影響專項調研督查工作
下一篇:中國農業大學課題組來甘谷縣調研貧困村創業致富帶頭人培育工作
主辦:甘谷縣人民政府 承辦:甘谷縣人民政府辦公室 網站地圖
地址:甘谷縣大像山鎮冀城南路統辦大樓二樓 郵箱:ggxxxzx@126.com 電話:0938-5622811
新聞中心 郵箱:ggxw110@163.com 電話:0938-5625345
隴ICP備09003452號     技術支持:甘肅浡然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甘公網安備 62052302000005號 網站標識碼:6205230001
韩国三级片-韩国三级电影-韩国三级大全中文字幕 <